双面尹方鸣玩转AI机器人

AI互联网时代,尹方鸣要给全球AI机器人装上“中国魂”。

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(ROOBO)联合创始人尹方鸣和他的智能机器人。摄影:姚尧

文│本刊记者 姚尧

自从自己的名字与AI(人工智能)机器人挂上钩,“家庭服务型机器人翘楚”、“‘现象级’产品之父”等称谓不胫而走,尹方鸣不以为然,只觉得比别人看得懂。

去年AI机器人火到无以复加。今年2月20日,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(ROOBO)联合创始人尹方鸣向《中国经济信息》记者讲述了自己从手机芯片、ROM系统,到App、应用分发,再到做游戏联运、智能硬件的经历,及给全球机器人装上中国操作系统——中国魂的理想。人都有两面性,在他平静外表下是颗不安分的心。

“码农”做起机器人

尹方鸣眉清目秀,讲话也是娓娓道来。穿梭于展厅陈列的各类机器人间,他说,人工智能机器人大体可分为五类:工业机器人、飞行机器人、轮式机器人、商用服务机器人和家庭服务机器人。

在家庭服务机器人里,除了扫地机器人,其他品类的销售量很低。尹方鸣指着一台机器人说,这个“布丁”上线仅12个月,就已售出10万台。作为专为儿童设计的产品,它是个聊天机器人,能背儿歌、讲故事,并和喜马拉雅、优酷等互联网服务商合作,属于智能机器人。

尹方鸣说:“我们的产品特征是人机交互、对话服务都实现了互联网化。通过产品和用户的交互训练和不断升级,使得系统越来越强,机器人的能力也越强。在家庭服务型机器人领域算得上行业第一。”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智能手机的天下,为何要做机器人?“可能因为我有颗躁动的心,总想看得更远,从上学起就是如此。”尹方鸣说。

2002年,尹方鸣以优异的成绩,从江西一所省重点高中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系。那是PC机和门户的时代,IBM、微软、新浪、搜狐是身边同学的梦想。但尹方鸣却不以为然,他上学时的选择也颇出人意料,首先是支教当老师,其次是到手机厂家工作。谈起那段经历,尹方鸣说,“支教是种有益的经历,而What is the nest才是我想的,PC之后必然是手机。”

研究生毕业后,尹方鸣进入台湾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MTK)。作为全球知名IC设计厂商,其在无线通讯及数字多媒体等领域十分领先。在尹方鸣的记忆中,自己当时做的就是给公司生产的芯片做安卓版本的ROM,简称“码农”。这为他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施展拳脚奠定了坚实基础,更重要的是,无意间为他做智能机器人铺了路。

据尹方鸣讲:“就好比一部手机,你给它做好ROM,它就能打电话、拍照片、玩微信。所谓智能机器人,智能硬件,也是如此,你先做个能听、能看、能动的机器人出来,剩下的就是也给他做个ROM、连上网,就智能了。”

“现象级”产品之父

尹方鸣有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稳,或称为“格局”,总能将成就转化为前行的动力。但智能机器人不同于手机,系统复杂,制造风险大。尹方鸣的自信与其曾三次打造互联网“现象级”产品密不可分。

人工智能系统包括下位机、上位机和中位机。其中下位机和中位机主要负责传感运动和管理,上位机才是人机交互、AI和云服务。据尹方鸣介绍,机器人的发展路径是从简单到复杂,以一个机器人平台为核心,逐步从儿童机器人、宠物类机器人向人机教育类机器人,再向比较复杂的助理类机器人过渡。

在打造产品时尹方鸣不排斥外援。以宠物狗机器人 DOMGY 为例,它是2016年的德国红点设计奖得主。2015 年4 月,ROOBO向生产这一产品的韩国团队注资400 万美元,成为战略投资方。“我们已投资了十多家国内外在机器人机械运动方面在行的企业。”尹方鸣说。

设计解决了,最重要的还是完善语音对话系统,探索接入互联网服务。而在系统和互联网方面,尹方鸣是有把握的。

智能手机挑战PC肇始于2009年。“随着HTC、苹果等智能手机的出现,我看到了机会,并开始在搜狐,开发手机软件。”尹方鸣说。

“2009年从MTK出来后,我在搜狐带领了一个大概几十人的团队做手机输入法。”尹方鸣说。这就是广为人知的搜狗手机输入法。互联网的本质是流量,而搜狗手机输入法做到了几亿用户,成了名符其实的现象级产品。

2012年,尹方鸣加盟奇虎360,负责创办360手机助手事业部。只用了一年半,其用户就超过了几亿,并成了奇虎360盈利的利器。“手机助手作为行业第一,搞游戏联运,一年仅流水就有几十亿元。”尹方鸣说。

“既然我能做到几亿用户,别人也能。”尹方鸣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躁动。而此时,一件事彻底改变了尹方鸣对智能硬件的看法。

2013年,Google为“保护系统安全”限制安卓系统手机用户连接电脑,这在Wi-Fi并未普及的时代是个严重问题。尹方鸣提出一定要做个硬件,实现即插即用将宽带网络变为Wi-Fi,并抽调5个技术人员去做,这才成就了360随身Wi-Fi——一款现象级产品。

“若非这一次由安卓系统带来的风波,我是不一定会考虑进入智能硬件领域的。”尹方鸣意味深长地说,“通过这事儿,我觉得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操作系统。但这个操作系统的硬件肯定不是手机,会是人工智能机器人吗?” 

创业是“打怪升级”

“创业是打怪升级,每个阶段都有要面对的问题。”尹方鸣说。

2017年初,人工智能2.0计划列入“科技创新2030—重大项目”,这意味着人工智能2.0成为体现国家战略意图的重大科技项目。去年9月21日,ROOBO获得1亿美元A轮融资,成了中国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最高一笔A轮融资。

无论国家战略,抑或资本市场,青睐人工智能是有原因的。在PC时代,Windows系统是最大的平台,创造了微软千亿帝国。虽然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实力,但系统终究旁落他人。AI互联网有中国人的机会。

供应链是人工智能产品生产的关键。中国产业链完整,但却不代表没有问题。

尹方鸣说:“以布丁的开发为例,团队有自己的供应链,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等都自己做,可以降低成本,但布丁的开发依然一波三折,四次开模才获成功。”

布丁要求儿童可以一只手将其握住,不慎掉落也不伤人,这样的初衷限制了其体型。这就难坏了制作团队。“后来我们意识到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实最难。”尹方鸣说。

布丁在工厂开模时,有的模具根本无法生产成品,有的模具不耐用,是最后一次开模才成功。虽然几经坎坷,但其销量却证明了设计思路是正确的。

尹方鸣说,在AI互联网时代,互联网巨头必须占领人工智能算法最高地,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智能机器人产品做好,利用中国优质的产业链生产能力,把AI机器人系统解决方案输出到全球,这是中国企业的机会。

毕业不到十年取得如此成绩。有人觉得尹方鸣运气好,他不以为意,只认为自己比别人看得懂。他指着3D打印机说,“工作人员白天的想法晚上就能‘打’出来,第二天就讨论、完善。”这家公司给人一种感觉:他们正通过创意和实践,滋养着一种改变世界的可能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